纳粹制定反犹太法时,参考的是美国法

2020-07-29 阅读 531 次 作者: 来源: 能源机器

纳粹制定反犹太法时,参考的是美国法

  虽然美国经常自诩是个族群融合的多元文化国家,但我们却很少认知到美国其实是极端主义的先锋。它长久的种族歧视历史,甚至经常被欧洲极右组织当作完美的政治教科书。

  在1920年代晚期,希特勒(Adolf Hitler)于自传《我的奋斗》(Mein Kampf)中明白指出,美国是一个「在打造种族秩序方面取得重大进展的国家」。他注意到美国的移民法案后,决定参考它们来设计纳粹德国的种族分类体系。就像纳粹的法学观察员认为,美国的种族法促使他们仍是一个以「日尔曼民族血统」为主导的国家。

  儘管美国致力于成为包容移民和各个族群的国家,并早在1790年制订《归化法》(Naturalization Act of 1790)向移民广开公民身份,宣称「任何外国人都能成为自由的白人」。但到了希特勒身处的时代,美国对待其他族裔的做法却让他们变成种族歧视的先驱。

纳粹制定反犹太法时,参考的是美国法

  美国立法者在三十个州订定的「反异族通婚法」(Anti-miscegenation laws),包括了威胁异族通婚将面临刑事惩罚的法条,并制定出严苛的「一滴血原则」(One-drop rule)以甄别种族。在南北战争后,美国人普遍认为一个人只要血液里有一滴黑人的血,那他就是黑人;如果血缘上参杂一些非白人血统,那他也不能算是白人。

  此外,他们还透过各种方法来否定其他种族的公民权利,例如透过美其名为「识字测验」(Literacy test)考试排除平均教育水準较低的非裔,以阻止他们获得投票机会,将黑人在法律上的地位贬为次等公民。同样的,美国立法者也针对菲律宾人、波多黎各等族群,制定了另一套形同次等公民的法案。

  美国实行的「创新」法律,让欧洲的种族主义者群起效尤。当然,他们也清楚知道美国的平等主义倾向传统,因此之中许多人推测美国的种族不足以遏制日渐增长的族群融合趋势。但希特勒仍谨慎地抱持希望,他深信美国的未来将会是个白人至上主义国家。随着1933年纳粹上台掌权后,他带领党员走上了相同的道路。

纳粹制定反犹太法时,参考的是美国法

  这是个令人不安的故事背景,美国的种族法竟然影响了纳粹的反犹太法。1935年9月,纳粹在纽伦堡举行的党员年度集会上,颁布了恶名昭彰的《纽伦堡法》(Nuremberg Laws)。该法剥夺了德国犹太人的帝国公民身份,并明令禁止他们与雅利安人通婚或发生性行为。而且,无论他们是否认同自己是犹太人或属于犹太宗教团体,只要是拥有三个或四个犹太祖父辈的家族将一律被视为犹太人。

  在1934年的法案规划会议上,纳粹司法部长提交了一份关于美国种族法的备忘录。根据副本纪录显示,他们详细地讨论美国境内所有实施的异族通婚法条。而后来成为人民法院院长的纳粹法官罗兰德‧弗莱斯勒(Roland Freisler)更表示,美国的判例「将完美地适用于我们」。

  讽刺地是,纳粹并没有完全照抄美国的种族法,原因是当他们仔细阅读美国的法律后发现:「天啊,这也太过严苛了吧!」例如纳粹观察员对于强硬的「一滴血原则」感到不可置信,竟有人能把一个外貌完全是白人的人分类成黑人,他们认为美国的种族主义未免「太不人道」。

纳粹制定反犹太法时,参考的是美国法

  虽然这种说法听起来令人难以相信,但要知道纳粹在初期掌权时,还没有考虑实施所谓的「最终解决方案」。起初他们针对德国犹太人採取一种完全不同路线的方法:他们认为如果能阻止犹太人与雅利安人通婚或发生性行为,最终将能迫使犹太人移民海外。

  为了实施这项早期计划,美国便成了最佳的参考範例。一名纳粹法官在1936年提到:「美国人只是『目前』还没有开始迫害他们国家的『犹太人』而已。」纳粹没有单纯地複製贴上法案,还有部分原因是因为美国的种族法,往往会用迂迴方式以逃避公然的种族歧视,例如他们技术性的阻止黑人投票,却不会明目张胆地指出。但美国的「反异族通婚法」却一反常态的坦然,纳粹便仿效的其方法将跨种族婚姻予以刑事化。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美军英勇的登陆诺曼第并解放纳粹集中营,同盟国最终击败了纳粹的轴心国集团;然而,他们在国内实行多年的歧视法案,却一直等到1967年民权运动时代才被击倒,而基于种族的移民政策则是到了1968年才完全废止。